长沙到凤凰旅游

www.fenghuanggucheng.org
  • 凤凰首页
  • 凤凰旅游
  • 凤凰新闻
  • 凤凰小吃
  • 凤凰住宿
  • 凤凰交通
  • 旅游攻略
  • 凤凰特产
  • 民俗风情
  • 凤凰论坛
  • 凤凰酒店 | 旅游景点 | 旅游问答 | 张家界凤凰古城旅游 |
    旅游攻略 | 天气 | 住宿 | 图片 | 门票 | 自助游 | 攻略 | 沈从文《边城》 | 游记 | 天气预报 | 景点介绍 | 民俗 | 美食 | 特产 | 自驾游 | 地图 | 吊脚楼 | 凤凰古城在哪
    您当前位置:凤凰古城旅游网 >> 民俗风情 >> 浏览文章
    沈从文作品中的翠翠详细介绍

    沈从文作品中的翠翠

    凤凰古城旅游网,发布时间:2012-6-4 10:31:41 | 浏览次数:,Tags:翠翠 沈从文

    沈从文小说里的翠翠意象浅析

    翠翠是是边城中写得最成功的一个。和任何一部作品里的人物一样,她代表着作者的写作期待:个人心理期待和文化期待.这种审美首先是满足个人情感的宣泄,然后再上升为一个普遍的世界的指向.本文试图从这两个层次来分析翠翠这个意象.

    沈从文作品中的翠翠
    沈从文作品中的翠翠

    读沈从文的小说《边城》,主人公翠翠的“早恋”,将是我们不得不首先面对的一个问题。

    据小说所言,翠翠当时才不过十五岁,而且早在十三岁就已经情窦初开了。在她初次见到傩送之后,就“沉默了一个夜晚”,心就跟着傩送飞到了青浪滩,早被大河里鲤鱼吃去了”!如果按我们现在的婚恋标准来看的话,当然就同属于那些被一些家长老师视为洪水猛兽、非打压消灭于萌芽之中方肯罢休的初中生高中生的早恋了。但是用沈从文自己的话说,他的理想是要表现“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为人类‘爱’字作一度恰如其分的说明。” 小说中也曾专门讲到过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当上了新娘子,就让翠翠羡慕了好久。那么在沈从文看来,十五岁恋爱甚至结婚不仅是正当其时,而且是合乎人性人情的。那么反过来看现在我们国家关于女性二十岁的结婚年龄的规定,肯定就是不“优美”,不“健康”,不“自然”,而又“悖乎人性”的了

    不过就这样下结论也未免太急迫武断了一些,那么我们再来看一看其它一些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对女性结婚年龄的规定,是怎样的一番情形:澳大利亚是十八岁,中国香港和台湾十六岁,日本十六岁,英国十六岁,法国十五岁,俄罗斯十四岁,美国新泽西和华盛顿等州只有十二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认为,合法结婚年龄不应低于15岁。真没想到中国大陆对婚龄的规定竟然是当今世界上最高的,中国不经意间又得了处世界第一!想来国家法律如此制定,当然首先还是由于我国人口太多的缘故,但是以国家的名义、法律的手段,强行提高婚龄来遏制人性的自然需求,这多少也是一个不大“自然”,而又“悖乎人性”的体现。再从“优美”“健康”的角度来看,以上的那些国家和地区好象也并不见得就比我们弱小、丑陋甚至愚笨,反倒是还有颠倒过来的危险。至于人口多少和密度与国家的贫富强弱的联系,从世界历史和现实来看,也并无绝对;而且这些国家实行奖励生育的政策,也并未见到他们人口就会泛滥成灾。所以如果我们还只是一味地重视数量的控制而不从质量上解决根本问题,说不定强国之梦只会是一个永远的梦想。

    由于晚婚而带来的性的压抑,所以使相当数量的青少年出现了很多不道德甚至触犯法律的情况,其严重程度我们都可以想象得到,或者亲眼看到或者听到的。但是,我们的社会对之却只有嘲讽排斥和绳之以法而已,充其量对学生进行一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青春期性知识教育,但其目的却仍是在于压抑他们的情感,扼杀他们的纯洁的爱情。对比翠翠和傩送的美丽的爱情,现在这些十五六岁或者十七八岁的正处于生命和感情勃发的学生们,会作何感想呢?不过在讲到翠翠还只有十五岁的时候,男生们都笑起来,说这是“早恋”,而女生则几乎都羞红了脸。在这样一个信息如此开放的时代,而我们的学生们却是如此的保守,这不能不让我感叹教育的伟大成功。

    不过,我们也是不应向学生宣扬“早恋”的,但是对那些正在品尝初恋甜蜜或者痛苦的“翠翠”和“傩送”们,我们还应不应该以各种美丽而堂皇的理由去残酷打压或者无情嘲讽呢?也许,我们有的应是老船夫式的理解与悲悯吧。

    一.翠翠的原型的寻找. 沈从文先生《边城》里少女翠翠的原形之一是崂山少女。有一次,沈从文先生乘汽车去崂山,在北九水看到了一个清纯明慧的乡村女孩,好给沈先生留下了颇深的印象。此时,沈从文先生正丰酝酿创作小说《边城》,这个崂山少女是一个触机,使沈从文先生脑海中翠翠的形象顿时鲜活了起来。他就对张兆和说:"这个我可以帮你写个小说" .这个女孩子当时是在做什么呢?据刘一友说,是“起水”。金介甫说是“告庙”。“起水”是湘西风俗,崂山未必有。“告庙”可能性比较大。沈从文在写给张兆和的信中提到的“抱庙”,当即“告庙”,全文是经过翻译的,报和告大概是一回事,沈从文正是由此想起了他的遥远的湘西世界.从而产生了写<边城>的灵感。

    翠翠的另一个原型是张兆和“一面就用身边新妇做范本,取得性格上的朴素式样"。现实生活中的张兆和是很保守善的.1932年复,沈从文到上海去看张兆和,张兆和不在家。张兆和回到家里,张允和劝她去看看沈从文。在兄弟姐妹面前,张兆和脸上有点挂不住,悻悻然说:“没有的事!去旅馆看他?不去!” 张允和说:“你去就说,我家兄弟姐妹多,很好玩,请你来玩玩!” 张兆和到了沈从文的旅馆的时候就站在门外,仿佛背书似地说:“沈先生,我家兄弟姐妹多,很好玩,请你去玩玩?!” 说完了再也想不起说什么了.到北京以后,张兆和本来还想读书的,但是为了照顾沈从文,她放弃了再读几年书的打算。她的皮肤和性格都和翠翠有很多的相似之处.

    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为人天真活泼,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人又那么乖,如山头黄麂一样,从不想到残忍事情,从不发愁,从不动气。平时在渡船上遇陌生人对她有所注意时,便把光光的眼睛瞅着那陌生人,作成随时皆可举步逃入深山的神气.

    由此可见,沈从文写翠翠是参考了张兆和的容貌和性格的,翠翠和张兆和的皮肤一样是黑黑的,翠翠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他的眼神是羞涩的纯洁的.也有着善良的品德.

    行散记.老伴》里。沈从文叙述了一个当年行伍中的同伴。在一座小城里,看上了一个绒线铺里的女孩子,于是借买系草鞋的带子,到绒线铺里去了三次。十七年前后,沈从文故地重游,绒线铺子依旧,那女孩一如当年坐在绒线铺里,到后来才知道她是原先那个女孩子的女儿。而她的父亲就是自己当年的那位同伴,其时,妻子已死,他自己也未老先衰。”时间同鸦片烟已经毁了他“。但他的眉宇之间,却透出“安于现状的神气”。沈从文感到了悲凉:我写《边城》故事时,弄渡船的外孙女,明慧温柔的品性,就从那绒线铺小女孩印象而来.

    当然翠翠的原型并不只来源于这三个女孩子,也不是简单的组合在一起。这篇文章写于新婚时节,应该是沈从文感情经历的一次总结,他投射到翠翠身上的感情和他的感情经历是分不开的。

    这里需要提到沈从文的初恋。沈从文在芷江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女孩子“马泽淮家里回来,不知怎地,沈从文脑海中不断浮现出那个女孩子的影子。伴随初次见面而来的一点惊讶,几份羞赧,那女孩子白白的面庞上飞起绯红的笑靥、细腰长身,体态轻盈,身体各部分配置得似乎都恰到好处。胸前一对拳头大结实的小乳房,半害羞似地躲在衬衫里,又半挑逗似的仿佛要从衣缝中豁裂而出……。

    青春期女孩子那份迷人处,啃啮着沈从文的心。眼下,沈从文已到了18岁年龄,不可抗拒的自然法则,使他不能不陷入一个年龄相当的女孩子的诱惑。过去在军队里见到那些年长士兵思念家中年轻妻子时那种神情发痴,浑身作寒作热的情状,现在被他第一次亲身体验到了。他以为,那个名叫“爱情”的东西,此时正在自己心里发芽生根。”这期间,芷江突然发生了战事。城里人都惶恐不安,关心战事的发展。可是沈从文无暇顾及这些,他正无日无夜地给那个女孩子赶制旧诗。当时的熊捷三亲自和沈从文议婚,但沈从文很干脆的拒绝了“那不成,我不作你的女婿。也不作店老板的女婿。我有计划,我得按照自己的计划作去。”

    最后那一千块钱连同自己的“爱情”,全进了乌有之乡。沈从文在给母亲的信中说:……我作了错事,对不起家里,再也无脸见人。我走了,这一去永远也不会回来了。……沈从文胸口酸胀得紧。想到自己的行为不知道连累到母亲有多少气怄,他感到自责的痛苦。同时,他又觉得心里好像有一点委屈。自己并不是不想学好,到芷江以来,自己一心想认真办事,好好作人,却不明白为什么结果偏偏与自己预期的全然相反。

    这责任似乎不该全由自己负担,可又不知道该怪罪谁。翠翠的爱情的结构和这段经历有相似之处。都是一种自由的独立的意识下支配的爱情,也都在文明中被耍了一把。虽然他将自己在芷江的"女难"视为一种盲目的情感产物,而将后来的婚事成功,看成"是意志和理性作成的".但是,这种感情的挫折的确给他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如果从恋爱的模式来说.翠翠的爱情而有着他初恋的影子.他和他喜欢的女孩子是很少见面的,甚至比翠翠和大老.二老见面的次数还少.而真正让他们心动的也都是那一刹那的心跳,虽然看起来结局是有所不同的,

    沈从文是真的失败了,翠翠似乎还有希望可言,但是在很多的读者的心中已经很确定的给了翠翠的爱情的一个最残缺的结局.这个结局沈从文也知道,只是不忍说出来而已.翠翠从一个侧面来说正是当年沈从文的影子.沈从文写<边城>的时候也隐隐有着这种感情的发泄"一来,我的过去痛苦的挣扎,受压抑无可安排的乡下人对于爱情的憧憬,在这个不幸故事上,才得到了排泄与弥补"

    就沈从文如何能够在自己感情最得意的时候想到自己初恋的失败并且把他以一种散文化的笔调来表现出来呢?在三十年代,也就是在小说刚发表的时候就有很多人都想不清楚为什么会写出这样低调的文章出来."即以极细心朋友刘西渭先生批评说来,就完全得不到我何如用这个故事填补我过去生命中一点哀乐的原因。

    "不过这个答案隐隐的可以从<水云>里面寻找.在<水云>里出现了"偶然"这个穿者青衣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叫高清秀,也是一个文学青年,他们是在青岛认识的,感情很好,她的文章基本上都是通过沈从文修改发表在他编辑的报纸上的.而且他们的感情最后并没有能在友谊的回声中结束而成为了婚外情,高清秀和他一起生活了几年,从北京到昆明.虽然不知道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的,但是这段感情却真实的存在于沈从文的生活中.可见在边城的创作过程中偶然是一直困扰着沈从文的."一个胆小而知足且善逃避现实者最大的成就。将热情注入故事中,使他人得到满足,而自己得到安全,并从一种友谊的回声中证实生命的意义_____的这句话不失可以作为沈从文写边城的一个原因.

    二 翠翠的文化内涵  

    《长河·题记》里说:“一九三四年冬天,我因事从北平回湘西,由沅水坐船上行,转到家乡凤凰县。去乡已经十八年,一入辰河流域,什么都不同了。表面上看来,事事物物自然都有了极大进步,试仔细注意注意,便见出在变化中堕落趋势。最明显的事,即农村社会所保有那点正直素朴人情美,几几乎快要消失无余,代替而来的却是近二十年实际社会培养成功的一种唯实唯利庸俗人生观。

    ……‘现代’二字已到了湘西,……当时我认为唯一有希望的,是几个年富力强,单纯头脑中还可培养点高尚理想的年青军官。然而在他们那个环境中,竟象是什么事都无从作。地方明日的困难,必须应付,大家看得明明白白,可毫无方法预先在人事上有所准备。因此我写了个小说,取名《边城》,写了个游记,取名《湘行散记》,两个作品中都有军人露面。在《边城》题记上,且曾提起一个问题,即拟将‘过去’和‘当前’对照,所谓民族品德的消失与重造,可能从什么方面着手。”沈从文这次回湘西,正是写作《边城》的时候。湘西的古老传统,在“现代”的冲击下“几几乎消失无余”的现状;沈从文对曾抱有唯一希望的年轻军官的失望;和沈从文对“民族品德的消失与重造,可能从什么方面着手”这个问题的思考,是沈从文写作《边城》的根本动因。

    沈从文心目中的湘西苗族文化女神,是沈从文用“他者”(西方)的眼光看出来的湘西苗族幕的“本质”。 

    “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为人天真活泼,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人又那么乖,如山头黄麂一样,从不想到残忍事情,从不发愁,从不动气。平时在渡船上遇陌生人对她有所注意时,便把光光的眼睛瞅着那陌生人,作成随时皆可举步逃入深山的神气,但明白了人无机心后,就又从从容容在水边玩耍了。”这个形象可以说是“优美、健康、自然”。不过这形象也含有深深的隐痛:“黄麂一样……随时皆可举步逃入深山”,隐喻苗族先人在汉族的压力下,从中原地区向洞庭湖地区迁徙,并溯沅水退入湘西的深山里。深山是他们最后的庇护所和自由天地,在这里他们是“在家的”。   

    翠翠的形象取材于泸溪绒线铺的女孩、青岛崂山的乡村女子和“身边的新妇”沈夫人。《边城》里的爱情故事,讨论的是文化问题,性的话语和文化的话语交织在一起。翠翠的形象凝聚了沈从文的文化恋母情结,铭刻下沈从文对湘西苗族文化的无尽伤逝和眷恋。  

     翠翠的身世是个悲剧,翠翠的父亲是个绿营屯戊军人,严格地说,对苗族文化而言是一种异质。翠翠本身是汉文化(父系文化)和苗文化(母系文化)融合的产物。从翠翠父母的爱情悲剧里,我们可以看到汉文化同苗族文化的不平等关系,以及这种权力关系在苗/汉文化关系上的历史冲突和历史悲剧(如乾嘉苗民起义)。   

    翠翠这个无所归依的孤雏无疑是湘西苗族文化的象征。   

    “在一种近于奇迹中,这遗孤居然长大成人,一转眼便十三岁了。”爷爷这个阅尽人事、饱经风霜的老人是苗族古老历史的象征。“爷爷和翠翠”是苗族“民族古老,文化年轻”的形象的说明。爷爷目睹了翠翠父母的悲剧,“口中不怨天,心却不能完全同意这不幸的安排”。“他从不思索自己的职务对于本人的意义,只是静静地很忠实的在那里活下去”。“翠翠大了,他也得把翠翠交给一个人,他的事才算完结!交给谁?必需什么样的人方不委屈她?”年迈衰老的爷爷是翠翠唯一的依靠,“假若爷爷死了”,翠翠这个历史的孤儿能否加入到新的历史的脚步中去呢?  

    黄狗与苗族盘犬崇拜和犬始祖神话有关,也与二老傩送有关。《边城》第十节,二老划龙舟翻船落水,翠翠斥黄狗说:“得了,装什么疯,你又不划船,谁要你落水呢?”又《凤子》第三章,绅士将他的狗取名为“傩送”——“那绅士把信件接到手上,吩咐那只较大的狗:‘傩送,开门去罢’。”白塔苗族传统价值观念的象征,如风俗淳朴、重义轻利等,也就是沈从文说的“正直素朴人情美”。   

    渡船这只方头渡船很有特点:船上立一枝竹竿,挂一个铁环,在两岸牵一段废缆。有人过渡时,把铁环挂在废缆上,牵船来回过渡——这是一个封闭、单调的意象,是一种与河流(线性时间、一元历史)无关的存在状态,隐喻苗族古老的生活方式。   

    “凤滩、茨滩不为凶,下面还有绕鸡笼;绕鸡笼也容易下,青浪滩浪如屋大。爷爷,你渡船也能下凤滩、茨滩、青浪滩吗?”。翠翠“轻轻哼着巫师十二月里为人还愿请神的歌玩”,请张果老、铁拐李、关夫子、尉迟公、洪秀全、李鸿章等“云端下降慢慢行”,“今来坐席又何妨!”——这是一种原始的时间意识,在这里,所有的时间段落:过去、现在、未来都共时性地展现。以祖先崇拜和原型回归为基础的时间描述,通过节日期间的神话和礼仪庆祝活动,不断地获得再生。   

    边城的人们用端午、中秋、过年等周期循环的节日记录时间,汉族的改朝换代对他们几乎没有影响,西历(公元纪年)还没有进入边城,以西方的眼光看来,“边城”在世界历史之外。   

    在不舍昼夜的川流上,翠翠一家守着渡船,日复一日地,过着十分拮据的生活。白塔守护着渡头,守护着翠翠一家,守护着翠翠的梦(翠翠在白塔下午睡,梦里为山鸟歌声所浮)。   

    翠翠大了,多了些思索,多了些梦——看到团总家王小姐有一副麻花绞的银手镯,心中有些韵羡、发痴。“白鸡关出老虎咬人,不咬别人,团总的小姐派第一……大姐戴副金簪子,二姐戴副银钏子,只有我三妹没得什么戴,耳朵上长年戴条豆芽菜”。翠翠通过与其他女孩的区别来认识自己,这是形成“自我”的必然途径。   

    船总顺顺家向翠翠提亲,翠翠想到许多事:“老虎咬人的故事,与人对骂时四句头的山歌,造纸作坊中的方坑,铁工厂熔铁炉里泄出的铁浆……”“老虎咬人的故事”与团总王小姐有关。王小姐以碾房陪嫁与二老攀亲的事重重地压在翠翠心上,“白鸡关出老虎咬人,不咬别人,团总的小姐派第一”,这是翠翠对“碾房陪嫁”这件事的虚幻的超越。   

    “四句头的山歌是看牛、砍柴、割猪草的小孩子随口乱唱的”——翠翠其实仍未脱离童雏状态。   

    “方坑”与性有关(凹形物),也与死亡有关(爷爷的坟是“方阱”)。从某种意义上说,翠翠(苗族文化)的新生、成人,就是爷爷(苗族古老历史)的死亡。“铁浆”是少女发育成熟,性的觉醒——翠翠处于少女和少妇的边缘。   

    翠翠的年龄——十五六岁的少女——很关键。湘西苗族文化的这种“本质”(少女),是沈从文用作为“他者”的西方的眼光看出来的;或者说,在这里,湘西苗族文化被“少女化”了。对非西方民族而言,“现代性”首先意味着一种自己的主体性被剥夺的状态。 翠翠和大老二老的关系是黑格尔的主客体二元对立的关系:翠翠是少女、被看者和听者,大老二老是男人、看者(大老二老都夸过翠翠长得好看)和说者(说媒和唱歌)。翠翠只有得到男性(汉族、西方)的唤醒和肯定,才能从少女长大成人,才具有成人才有的“主体性”。翠翠爱情的美满,既是翠翠个人的成人仪式,也是湘西苗族文化的现代化转型。这个过程直到结束都没有完成。

    翠翠—碾房—王小姐“碾房陪嫁”这件事,对于翠翠所代表的湘西苗族文化传统而言,是一种异质。“翠翠心想;‘碾房陪嫁,稀奇事情咧’。”在一些人看来,“一座崭新碾房陪嫁,比十个长年还好一些。”“一座碾房的出息,每天可收七升米,三斗糠”。

    资本的出现使得封建的家族经济变得岌岌可危,资本正一步一步的侵蚀着封闭的封建内部结构.资本的诱惑所带来的一种实用主义情绪正在这个封闭的小城里面渐渐腐蚀这这淳朴的人民,这是一个痛苦的被迫的出走.翠翠心中乱乱的,……‘爷爷今年七十岁,……三年六个月的歌——谁送那只白鸭子呢?……得碾子的好运气,碾子得着更是好运气?……’”“翠翠觉得好象缺少了什么。好象眼见到这个日子过去了,想在一件新的人事上攀住它,但不成。好象生活太平凡了,忍受不住。”于是,翠翠想象出走——“我要坐船下桃源县过洞庭湖,让爷爷满城打锣去叫我,点了灯笼火把去找我。”“出走”是个极富文化含义的意象,是非常“现代”的。因为受到西方现代性的冲击,“在家”的感觉(同质的状态)被打破了,传统的和谐世界已不再完整,家园成了废墟。于是要出走——寻找精神家园。   

    那爷爷怎么办?“怎么办吗?拿把刀,放在包袱里,搭下水船去杀了她!”翠翠吓怕了,叫道:“爷爷,爷爷,你把船划回来呀!”“我要你!”翠翠需要爷爷,需要传统,她不能割断历史。   

    翠翠“坐在悬崖上,很觉得悲伤。”“悬崖”这个意象,准确地揭示了翠翠濒临深渊、进退两难的困境:梦醒了却无路可走——这是所有非西方民族和文化面对西方现代性冲击的共同命运。   

    假如翠翠真的出走了,那么,翠翠走后怎样?——   

    “或者也实在只有两条路:不是堕落,就是回来”(鲁迅语)。沈从文以湘西少女或少妇为主角的小说,如《一个女人》、《萧萧》、《三三》、《巧秀与冬生》、《丈夫》、《小砦》等可以看作是“翠翠系列”。在这些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翠翠的“出走”,以及她们在“堕落”与“回来”之间绝望挣扎的心路历程。

    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古老的渡船被大水冲走了,事关边城风水的白塔坍倒了,满怀忧惧的爷爷死了,苗族的古老历史中断了。爷爷葬在倾圮的白塔后面。   

    年轻时曾为翠翠母亲唱歌的杨马兵接替了爷爷,安排翠翠的一切。“我要一个爷爷喜欢,你也喜欢的人来接收这渡船!不能如我们的意,我老虽老,还能拿柴刀同他们拼命”。   

    “我们”、“他们”两个词耐人寻味。边城的人们用“我们”和“他们”的区别和对立来认识自己,并试图维护自身文化的同一性,反抗异质文化的冲击。这是一种典型的“寻找他性”的方法,是西方认识自身和世界的方法,由于西方的权力,也成了非西方认识自身和世界的方法。我们看到非西方对西方的反抗,也不得不使用西方的逻辑(黑格尔的二元对立),这种反抗只能意味着认同并加强了西方的权力和文化逻辑,而问题在于非用它不可!这就“宿命”的含义。   

    翠翠清楚自己的对手是谁吗?边城的人们了解这悲剧的含义吗?   

    白塔重新修好了(这是沈从文的梦想——强烈要求复原曾经丢失的存在的整体性)。翠翠依然弄渡船,等待二老的归来。翠翠还是少女。   

    翠翠只有等待。   

    二老还不曾回茶峒来。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

    翠翠的苗文化情节同时也是沈从文的文化恋母情节的表现.边城表现受过长期压迫而又富于幻想和敏感的少数民族在心坎里那一股沉郁隐痛,翠翠似乎现实出从文自己的这方面的性格

    沈从文在苗文化的代表上这一点是很相近的,沈从文具有很深的苗文化血统,也深受苗文化影响,关于沈从文的苗文化心理研究已有很确切的研究没,这里就不在阐述.

    沈从文《边城》的主人公翠翠美丽善良,聪明贤惠,朴实无华,打动了一个世纪的人心。在塑造这个圣洁而美丽的翠翠人物时,沈从文先生走遍了沅水、酉水、峒河流域的若干水陆码头和湘西的大部分村镇,经历了诸多的人和事,接触了湘西各个阶层的‘翠翠’。他著述的翠翠原型有几处,在《老伴》一文写道:“小船上行到泸溪县停泊时,虽已黑夜,两人还进城去拍打那人家的店门,从那个女孩子手中买了一次白带子。

    我写《边城》故事时,弄渡船的外孙女,明慧温柔的品性,就从那绒线铺小女孩印象而来。”而在《新湘行记》一文中描述:“世界上就真有这种巧事,原来她比我一九三五年写到的一个小说中人翠翠,虽晚生十来岁,目前所处的环境却仿佛相同,同样在这么青山绿水中摆渡,青春生命在慢慢长成。

    还有双真诚无邪神光清莹的眼睛。这正是一种共通常见的形象,内心也必然和外表完全统一,真诚、单纯、素朴,对本人明天和社会未来都充满快乐的期待及成功的信心……。”在《边城》中叙述:“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变得黑黑的。……为人天真活泼,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人又那么乖,和山头黄麂一样,……平日在渡船上遇陌生人对她有所注意时,便把光光的眼睛瞅着那陌生人,作成随时都可举步逃入深山的神气……。”同样青春年少,同样聪慧纯真,笔下几个‘翠翠’的命运,归宿却不同。在泸溪的‘翠翠’终于成了成衣铺独生子的妻子,“这人虽作不成副官,另一糊涂希望可终究被他达到了。”在《新湘行记》张八寨的‘翠翠’对未来都充满了“快乐的期待及成功的信心。”而在《边城》茶峒的‘翠翠’呢?“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青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沈从文笔下翠翠迥然不同的命运结局,勾勒了湘西女性的命运走势。纵观历史上的湘西,由于地处边疆,偏安一隅,文明的传播慢于世人。而统治地方的方略偏重于宗教和神意,人们的道德观念里信奉天意、遵从宿命。土生土长的湘西女人,“在风日里长养着”,在民风淳朴如同山泉一样清澈的环境里长养着,在浪漫的宗教气氛里长养着,如果没有机缘接触外面的世界,那么,她们的出路无外乎沈从文笔下翠翠们所走的路。第一种是大多数湘西女人所走的路,青少年时在山水里放养,不娇生惯养,受青山绿水的滋润,健康地生长发育,慢慢地脱落成一朵出水芙蓉。情窦初开时,喜欢去赶边边场,喜欢听情歌。在神明的示意下,父母的安排下,媒妁之约,然后嫁夫育子,承袭祖业,每年势必参加酬神与驱邪宗教活动,日子过得单纯而平静。第二种湘西女人祖上家境殷实,或是有些机缘,学得点知识,不甘寂寞,出外求学,接受了一些新思维、新文化;回到家乡,“对本人及社会未来都抱着热切的期望和成功的信心。”在地方,由于时局的需要出任,成为推动社会进步,代表湘西女性的中坚力量。

    第三种湘西女人,她天质聪颖,年轻貌美,条件优于同龄女孩,是众多男性倾慕的对象。而由于心性高傲,或者阴差阳错,命运乖舛,红颜薄命,致使那美丽的女人不能善终。《边城》中的翠翠先是被掌水码头龙头大哥的次子傩送喜爱,后又被长子天保求婚。在被两个男人宠爱的关口,翠翠无所适从,任凭兄弟俩人“走马路”,轮流去碧溪岨对溪高崖上为自己唱情歌。在梦里被歌声迷住的翠翠,摘了大把虎耳草,醒来却“不知道把这个东西交给谁去了。”后来,老大天保落败,伤心地离开茶峒去下河,下水船在途中出事,天保掉入水中被淹死。而傩送及家人把这一厄运,怪罪于翠翠和她爷爷“派发的”,心结始终不能解开,也黯然的离开了茶峒。翠翠成了这一切事情的牺牲品。

    沈从文先生在湘西众多的翠翠原型中,选择了一个凄美的翠翠作为《边城》的主人公,引来世人嘘唏。其实,这里包含着先生深深的忧虑:在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统治中,惟妇女压迫最深,束缚最严。鲁迅先生曾说过:“.除了来自外在的封建力量的压迫,她自身内心里所根深蒂固的封建观念也造成了女性的悲剧。”鲁迅先生通过对祥林嫂等妇女人物的塑造,引起了社会对封建礼教残酷束缚中国妇女命运的警醒。那么,沈先生用他的笔也在告诫我们:要善待湘西的‘翠翠’们。

    在历史上的湘西,少女落洞,仙娘接神,巫婆放蛊,这种种怪异的现象,恰恰是女性遭到封建势力的压迫,内心无法排泄,而采取的极端行为。

    湘西女性在三个年龄阶段中,容易产生落洞女,仙娘,蛊婆。十五岁至二十五岁的女子,美丽文静,洁癖自恋,情感丰富而不外露,爱好幻想尚未婚嫁。因恋爱不顺,情感不谐,心结不开,压抑转为厌世,寄托于神灵,人神错爱。无意中经过某处洞穴,以为洞神看见,喜欢了她。想象在酬神宗教中的印象,常认为洞神会腾云驾雾,随韶乐飘然而至,如同傩戏中那样热烈的场景迎娶她;在人间得不到幸福,但在神灵上、精神上得到了满足。落洞前,那女子两眼光亮,脸色羞红,妆扮迷人,间或有野花野草铺垫婚室,美丽花环束发,肉体散发出一种异香,带着新娘般羞涩的笑意,独处在洞内衰竭而亡。这是湘西女性一种软弱的抗争。

    三十岁到四十岁的女人,因命运艰难,生活困苦,在人间无法实现自己的愿望,转而求助于菩萨与神灵,极其虏诚和崇敬。久而久之,产生噫想,以为神灵特别眷顾于她,与神灵或先人交谈,迫不得已的成了神的代言人。这些女性,“平日为人老实忠厚,沉默寡言,人缘也好。”有一日“忽然发病卧床不起,如有神附体,语音神气完全变过,或胡唱胡闹,天上地下,无所不谈。且哭笑无常,长日不吃,不喝,不睡觉。”“设一神位,用青丝绸巾盖脸,神志模糊,神灵或亡人借力发话,用半哼半唱的方式,应答香主们的问话。”香客们关于家事长短,婚姻疾病,富禄寿禧,升官发财,一切都能通神灵与亡魂。仙娘哼唱忘形,说到伤心处,涕泗满脸,听者情感融入其中,也泣不成声。一声长吁,神灵脱体,仙娘犹如梦醒,行巫人恢复常人神态,浑然不知刚才的狂闹;再问时,一问三不知,还不好意思,一幅老实巴交的样子。她本人原本只是执行神的旨意,教导后人,明示出路,起初是不收取报酬的,人神互娱,她浑身得到了彻底地解脱与放松,愁苦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仙娘作久了,察颜观色,说的事情也八九不离十,求仙的香客们,感到灵验,照例会还愿的,钱财不论多少,讲究的是一个‘诚’字。仙娘履行这种宗教仪式,本人得到了解脱,家境又得到了改善。于是,仙娘长为之而不疲倦。这种行径,其实是湘西女性自我麻痹的一种解脱。

    五十岁以上的妇女,如果一辈子穷困潦倒,或因仇怨未了,或因家庭失和,遭人遗弃,自知存于世上时间不多,心结不能解开。存心报复仇家或负心人,她会用上“放蛊”的办法,中蛊者非狂即死。毒蛊实际是用一种细微的药粉投放在仇家的饮食或水源里,让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慢慢地衰竭而死。而毒药的采集,都来自山林里剧毒的动物或植物的毒素,如蜈蚣、毒蛇、蛤蟆、黑蜘蛛、断腸草、毒蘑菇等几十种混合而成的粉尘。事实上,蛊婆已抱定了必死的决心,作最后地反抗,这是一种悲哀的无可奈何的选择。

    面对历史上湘西这些极端现象,鲁迅先生曾说过一句至理名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我们有理由来品头论足,但是,我们的社会是否也值得反思?你们为湘西的‘翠翠’们创造了幸福吗?沈从文先生《边城》里翠翠凄美的心结,谁来打开?用歌声使翠翠灵魂浮起的年青人会回来吗?!

    凤凰古城旅游官方网站:http://www.fenghuanggucheng.org/

    湖南旅游网官网:www.97616.net

    上一篇:翠翠,沈从文翠翠,边城翠翠
    下一篇:凤凰古城哪个酒吧好?凤凰古城最好的酒吧是哪个?

    >>相关文章:

    如何游览凤凰古城?
    凤凰古城旅游需要几天时间?
    凤凰古城旅游注意事项
    到凤凰旅游多少钱?
    什么季节适合到凤凰古城旅游
    到凤凰古城用餐方便不?
    凤凰古城有哪些特色美食?
    凤凰古城特色小吃有哪些?
    凤凰古城十大名菜
    到凤凰古城旅游要吃什么?
    凤凰古城内有银行吗?
    长沙到凤凰怎么去比较方便?
    长沙到凤凰古城要多久时间?
    凤凰古城是湖南哪个市的的?
    长沙到凤凰古城的交通方式
    湖南凤凰古城购物攻略
    凤凰古城赶集时间
    凤凰古城有什么特产?
    到凤凰古城旅游买什么回去好
    凤凰古城土特产
    凤凰古城酒吧文化
    凤凰古城酒吧一条街
    凤凰古城哪里可以放河灯?
    凤凰古城的酒吧推荐
    凤凰古城篝火晚会